加入會員 登錄
前進越南論壇 返回首頁

joe0922的個人空間 https://www.seeviet.net/bbs/?138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葉子述說非婚仲介紹的故事

熱度 1已有 2034 次閱讀2018-6-3 21:05 |個人分類:越南

 自去年六月就決定要至越南找老婆了,其實我的背景和經濟能力也不算差,外貌也算中等,但從31歲和台灣女友相處兩年分手後,在台灣陸續尋找對象及相親20多次下,也有認識兩三個講得來的女生,但都沒了下文,更有多次感覺很糟的相親經驗,空窗約14年,真的很難熬,況且我是獨子,去年因為有越南的媽媽來我們這裡工作,陸續介紹她的親朋好友要讓我認識當老婆,直到去年六月啟程先至北越試試水溫,當時我也先上網找資料,可是我只看到"早安越南"的相關論壇,居然錯過我們的論壇,白白損失了很多知識累積,也嚐到很多鐵板。
     先從去年第一次去北越經驗說起,因為我不大喜歡仲介的介紹,因此主動找越配介紹認識,原本沒有很大興趣,就在去年六月初,因認識來我家隔壁住宿且採茶的越配及她的父母,一直強力打電話要我過去越南和她在台灣人力仲介工作5年的北越弟弟剛好要回北越拉人來台灣工作,於是我就飛到北越河內,並到進化省了,但一路上感覺相當糟,說是去玩,感覺對方一直要跟我要錢,一上他們在河內的包車就問我身上帶多少錢等,我帶快兩萬臺幣,居然跟我說在越南待八天不夠花,他說包車吃住和導遊費要一天5000臺幣,這是先前都沒提的,我當時感覺好上誤上賊船,我去到他家還有包他的父母五千臺幣,及茶葉兩包共一斤共1800的高山茶,愛玉一斤700元,太陽餅等禮物,於是在他家本來預計待8天,白天氣溫42度左右,又熱又沒地方好玩,因為我拒絕他一天五千塊臺幣的要求,於是我就在他家待了5天,改飛機票提前回家。其中他就買兩隻鵝跟我要50萬盾的四張,光包車我就出5張50萬盾的,他說一人一半,我猜他根本沒出,把我當凱子,中間也有一些有的沒的又花了我約台幣五千多元,我很想打line(到當地有辦電話卡)給他姐控訴這一切,但我又怕跟他翻臉會對我更不利,於是在進化省待四天回程一天河內,根本也沒玩到,那傢伙就一副愛理不理的只載我去親戚等到處晃,頂多去一趟海邊游泳,只有慶幸他家有兩個小四和小二女兒陪我玩,後來要回台灣了,不知去哪殺了一條狗請宴賓客19人,那條狗又烤又煎又煮湯也吃不完,我本來不吃狗肉的,但當天是狗肉全餐沒有其他,我心一橫把不滿通通吞到肚子裡,又喝了三大杯的米酒,但表面上還得裝和氣,當天就睡了,不過狗肉確實好吃,其中第四天終於才勉強介紹一個20出頭歲的在他爸(有來台灣採茶說邀請我去越南玩兼介紹女孩給我認識)的介紹下,我本想勉強收留下來當做交往對象,那越南弟騙我說她才18歲,嫌我太老後來也無下文,最後還說要介紹一個因丈夫吸毒慘死有一9歲兒子的寡婦,聯絡不上也無疾而終,當初她爸邀我來越南時還說他當過村長認識很多人,結果都打槍。回程我不曉得是熱昏了還是同情他一個月在台灣賺兩萬塊的錢,我上飛機前他硬要跟我借錢,我把身上剩餘的全部越弊約台幣1萬2通通借他,想說反正有他姐在也賴不掉,當做救濟窮人。此趟北越行雖然內心感覺很不舒服,但我卻喜歡越南的一些人文和當地的女孩子,他們大部分皮膚很細,身材不會肥胖,很任命的工作,只是平常兩三個女人講話感覺好像在吵架。
     回到台灣我把一切通通告訴他姐,我打電話給那沒良心的25歲年輕人,前幾次有接電話,後來經過五個月我口氣不好的跟他要回錢時,他從此電話就不通了,line也無回應了,我越氣不過,越要他還錢,打電話跟他姐說,跟他姊夫說,還被羞辱一番,說沒事幹嘛借錢給他,後來拖了半年才還我,中間還說有匯錢結果沒匯兩次,才終於還我。後來還好他有還,隔一個月他姐居然在我家旁住宿並採茶,你說巧不巧,她姐本來是不採茶的。
有了這次不好的經驗,但我看那些越南的媽媽其實很多都是很顧家的,考慮目前主力工作都在山上,要一般台灣女子待山上實在少數,我還是越挫越勇,非得在45歲前完成婚姻大事,當中也有透過台灣的婚仲介紹台灣女子認識,還有什麼護理長40歲很矮很胖也去相,徹底的失望,哪有人見面第一次請他們吃餐不打招呼的,我還先主動站起來跟她打招呼,這護理長也不理,太怪了,連我付賬1千五也沒說聲謝謝再見,我心一橫考慮現實又央拖認識一兩天來採茶的越配和台灣人夫妻幫我介紹,想說應該運氣不會如此背,於是去年11月20日,又飛去南越,這次也是借住越配的親戚家,剛開始都很客氣,我這次做足準備,香腸茶葉名產加一加也有兩三千塊,又外帶紅包要先給五千臺幣兩包一包媒人一包住宿的親戚,結果它們禮收下了,錢堅持不收,可是我想我會離開時要偷偷放在他們的床上以示謝意。
這越配約五十出頭歲,非常認真幫我找親戚和朋友,共跑三天,共介紹有見面的約8個,看相片的尚有5個,大部分親戚朋友的女孩都相當優質,年輕貌美,22-24出頭歲,但也有透過當地大媒人仲介介紹兩個都在中下的姿色,當中借住的越南親戚居然還找一個18歲的給我認識,她一直對我拋媚眼,嘴巴不時露出微笑,身材高又瘦又漂亮,162左右,我都年紀一把了,不敢奢望,只能按耐住性子,媒人也說18歲太小沒定性,還說它們準備餐食也沒來幫忙不是好的媳婦,況且太年輕差太多歲辦來台灣也不好辦,因此我也只能當成欣賞的份,第一天介紹有柬埔寨血統的24歲,不甚喜歡,皮膚較黑但屬於耐超苦幹型,先暫時保留,第二天跑很遠,約騎機車一小時,她的親戚說有一越女28歲未嫁也沒交過男友,住在我們住宿附近約15分鐘車程,又沖沖回到耿特省(芹岨市鄉下)看那女子,一看就是嬌小可愛還幫人家修指甲和剪頭髮燙頭髮,我一看就是喜歡的類型,但只能偷偷喵了幾眼,後來他們嘰嘰瓜呱的講一堆,旁邊就多了很多外婆嬸嬸之類的,約莫五六親戚,一直跟我說話我都聽不懂,我只會講謝謝(Cảm ơn)不懂(không biết)回應,還有一個外婆的一直靠近我臉都快親到我臉上了,一直講一直看我,那女子好像只有見面時看我一眼,接下來就默默的微笑幫客人修指甲,講話輕輕柔柔的,即使講越南話更是好聽,和那些大嬸講話像在罵人完全不同,後來又把我帶到一處約莫兩分鐘車程的地方,媒人也沒跟我說什麼,我問他要去哪裡,她也不說,就來到有一鋪地瓷磚及鐵皮屋的地方,進到中堂,叫我坐在神主牌旁邊的米色沙發上,對面床上坐了她外婆及嬸嬸等一直看我,我怪尷尬的,一會那剪頭髮女子就捧著椰子汁請我喝並坐我旁邊,那時靠的很近幾乎只有兩個拳頭寬,我幻想著自己很想就猛著就抱住她(漫畫情結),反正很久沒有和喜歡的女生坐那麼近,幾乎好像有戀愛的感覺,對面的親戚一直說一直笑,後來又嘰嘰呱呱一堆,我才依依不捨的回到住宿處,後來問媒人,媒人說因為她們家爸爸50歲就因心肌梗塞走了,都是靠媽媽撫養三兒女長大,老大男生已娶妻生子,但看不到媳婦,老二女兒已嫁至台灣15年,如果又把小女兒嫁到台灣會很不捨,要看對方討論回覆,我心想大概又是碰壁了,好不容易有95%滿意度的居然又卡住了,當晚實在很難入睡,隔天第三天居然光騎摩托車就已兩三個鐘頭以上,一路上有柏油路騎到剩水泥路,還有石子路,如果一採煞車應該會滑壘雷田,甚至後面有一小段還是土路,凹凹禿禿的,屁股都快變兩半了,直到有戶人家在運河旁賣冰的,問老半天說有一女兒到胡志明上班了,讓我看看相片,我看完只覺得稱不上喜歡,後來他們親戚朋友一堆人又出現就開始請我們吃水果,一會米酒又出來了配上酸酸辣辣的乾魚,很是適合加了冰水酸酸的米酒,我雖然酒量尚可,但我知道還是不要喝太多免得誤了正事,坐了兩個小時左右又啟程已經傍晚五點多,但天還很亮,接下來又繼續騎摩托車,有一條奇長無比的路,很寬約共有六線道,還是石子路尚未加上瀝青,彷彿有半個小時超過,完全沒有看到盡頭,我用google地圖一看已離芹岨市很遠很遠了,快到海邊了,途中還經過海邊,看到夕陽無限感慨,第三天了,往後不曉得還要跑多遠跑幾天,約莫晚上8時許媒人說這是她年輕時離婚的丈夫家鄉附近,要找的人早已人事全非,問了很久的路,終於來到一靠近馬路的房子,結果主人不在,在旁邊喝著涼水,後來主人終於回來了,說明來意,還好還算認識媒人,眼前一婦女約40多歲很開放的穿著低胸的衣服,正眼都可輕易看到乳溝,身材很是標準,胸前更是雄偉,彷彿有著波濤,很是有著女性成熟魅力,我心想她的年紀要不是已有老公,我還是可以接受這徐娘半老風韻尤存的媽媽的,哈哈!可能餓太久了還是天氣太熱熱昏頭了,後來它們三人講了十幾分鐘,媒人跟我說他女兒早去馬來西亞打工一兩年了,要等她回家得要看農曆節是否會回來,媒人還用國語跟我說,那些去新加坡馬來西亞免簽證的都是賣肉的等厭惡的話,我心想到時還要跑那三個小時以上車程來這鄉下地方,腳都軟了,一想起如果現在出發8點半回到家都十一點了,跑到都快山窮水盡了還是沒有結果,回程前突然有電話打來,媒人電話那頭說完掛了電話,就有另一通電話打近來,媒人就說請我聽,我感到詫異,那頭傳來算蠻標準的中文女子聲音,相當的悅耳輕柔,她說她是阿如(第二天介紹開理髮店的女子)的姐姐,她說阿如從小就很乖沒有交過男朋友,但為求慎重還是要了解我的背景,我就將我年紀工作和收入等約略的說了一下,她很是親切,說話還會笑阿笑的,講話慢慢的,我們約聊了二十分鐘,我訴說著我曲折的求職過程,她邊聽邊問,後來才掛了電話,那頭媒人就在哆嗦了,說著:要認識就認識,怎麼那麼囉嗦還要大姊來問,我說這是好事啊,人家就是為求慎重,不是隨便亂嫁的當然要仔細考慮,如果隨便亂嫁的,怕是事先有做好打算,那才糟,媒人反正沒好氣的回應,說:要看自己(女方)能拿出什麼比較重要,不要老是先要求別人要有房有錢有好的工作。我聽聽也就算了,我心想都一把年紀了如果這些都沒有怎給對方一個基本保障,會這樣問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又過一會,媒人接了電話,說完對我說,阿如答應了,我以為聽錯,何謂答應? 是答應結婚還是交往,當下我感覺好像有點做夢的感覺,因為就我感覺所謂答應,就有點像古代的相親,雙方見了面就訂了姻緣,我有點錯愕,不相信聽到的話,一切來得太快了,但內心又有悸動,我面對著未知,在聖誕節的前一天,我坐在機車後座隨著黑暗的大地月亮高掛著天空在田野間奔馳著,看著稻田的月光倒影,我彷彿在做夢,想著可愛嬌小的阿如,真的要和我訂下因緣了嗎?這三小時的車程我感覺不到遙遠,一下子就到家了,回到家已晚上11點半(待續)。http://seeviet.net/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325&extra=&page=1

驚人

握手

鮮花

迷惑

路過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joe0922 2018-6-3 21:09
幾個月前上此板居然不見了,甚是失望,今天沒事亂點,等好久版面才又出現
回復 joe0922 2018-6-5 14:45
隔天媒人還很熱心的帶我去附近問阿如的背景,結果得到的都是很正面的,因為如果只聽阿如的親戚講的恐怕不準確,很努力的為我篩選打聽,直到問到一家人說道,阿如小時候因為國中時念書有在路上昏倒兩次,而且聽說有心臟病史,恐怕無法生育,我當下想說我都一把年紀了,如果交往的話反正結完婚有沒有小孩都無所謂,至少可以作為老伴,於是我跟媒人說了,媒人馬上說:「不行! 通通拿去坐雞精!」喔!不是!開玩笑,是說:「你是獨子一定要傳宗接代,不生小孩是不行的,要找好的女孩還很多。」我當下想說連我的最低要求也沒辦法和這個喜歡的女孩在一起,老天真的很會作弄人,後來我還是表示我很喜歡這個女孩,希望問清楚一點再決定,或許可以請她去越南的醫院檢查看看,媒人說越南的醫院都很爛,要不還得到胡志明市看有沒有醫院可以檢查,鄉下醫療很差的。
     第四天也不曉得在幹嘛,很像沒有靈魂的樣子,在媒人的親戚家拿著本子畫畫解悶,順便畫了記憶中阿如的畫像,有空就看著那畫像發呆,第五天媒人又到處跑,也不曉得再忙什麼,又載我到肯特省(芹苴市)辦什麼土地過戶的,因為她在台灣十幾年了,只要有賺錢就回越南買土地,聽說以前20萬臺幣左右的現在都漲到50萬-100萬臺幣左右,因為開路經過值錢了,這一天他就又不停的講電話,我真擔心手機貼那麼久,偏偏越南人就愛講電話一講都半小時以上,這樣大腦怎會受得了電磁波。晚上回到家,突然她跟我說,明天要去阿如家提親了,我說那心臟病的事是怎樣,媒人笑說,那是因為青春期太努力用功念書又缺少營養,可能是MC來缺血造成的,後來媒人跟我解釋,講好幾次都重複,還說有當面問阿如的媽媽以求證,說根本是有人要中傷她女兒,這是莫須有的。反正至少我和阿如間又燃起了一線希望,當晚感覺我好像是在做夢,整晚好像只睡不到三個鐘頭,心裡都是阿如的影子,半夜還會拿手電筒來偷偷照著我畫的圖偷看,不過我還是很理性的分析為何會有那麼多的誤會,其實還不是因為語言不通,我們只能任由媒人或翻譯了,如果它們有心搞你,你的命運就會在一下子馬上翻轉,如果它有心要操弄的話更是恐怖,它會把你的下半輩子幸福毀於一旦,我也思考著將來要如何因應,就在焦慮與興奮中睡著了。
隔天買了一些禮物就去提親,當然是我幫忙出錢,約莫五十萬越弊有禮盒有水果就去了阿如家,來到他家首先得對已過世的父親上香,將禮品放在供桌兩旁,我感覺它們是很有感情的一家人,甚至父親先前用過的衣服褲子還像時光機器般的凍結在那一刻放在隔著玻璃的衣櫥裡,後來阿如又端來椰子汁請我喝,我忙說感恩。後來就談一些大概多少聘金、何時結婚的話題,這時我有點會不過意來,怎麼才剛剛認識就要結婚了,內心開始有些慌張,因為和眼前這位女子並無法用言語聊天,只能透過媒人,或透過肢體語言和她的外貌、口氣等來判斷她的好壞,感覺好像很冒險,可是又不能說交往看看再決定,好像我提出婚約對方答應我就不能反悔了,但媒人都已經跟她講聘金和辦桌費用了,我又能如何脫身,我內心出現的焦慮又無法訴說,後來我打電話給媒人的丈夫說明此事,他就跟我說,一般去越南都是如此的,仲介更恐怖,你完全無法打聽對方底細,只憑兩三分鐘的面談就答應婚事,三天內聘金和金飾都搞定,甚至一個禮拜內就辦婚禮了,就這樣我看著即將成為我妻子的嬌小瘦弱身軀的阿如,應該會是個乖巧懂事的老婆吧。
      媒人跟我敲定過年前辦婚禮,但得先至鄉下登記結婚等的事,但沒錢無法辦事,我這趟來越南只是看看,身上帶沒超過2萬臺幣,這也是媒人先前跟我說不要帶太多錢的,但加一加還得先印請帖等的費用,約先給她家人一萬元臺幣,再後續聘金和辦桌也要20萬約略,如果再加上金飾也得30左右,還得給辦文件的2500美金,速度才快,我當時當然知道有台灣人自行去辦結婚面談等的手續,但問題是媒人不肯幫忙,阿如也不會國語,我和她如何溝通,雖然我目前是自由業,時間都可彈性,還是得請仲介代辦,當晚就看到了仲介,看這人講話衣著,我一看就把媒人拉到旁邊說不妥,這仲介姓劉,50多歲,軍綠色短褲脫鞋腳上還有三四個雞眼,抽著煙,一來就一直口頭禪:「葉先生,我跟你說~…. 葉先生,我跟你說~」,還一直吹噓說越南都是要靠關係,沒關係沒送錢都不能辦事,說他每天都陪長官喝酒,昨天一人還喝一箱罐裝啤酒等的,反正說自己多有本事,我以前當過警察看人至少摸出七八成,我跟他聊兩三句,看他眼神感覺就是不誠懇樣,我偷偷跟媒人說能否換別人,她說他絕對沒問題,當下因為過年前結婚在即,只要這個人拿錢辦事,不要搞東搞西,大家白紙黑字先寫好,就答應了,後來辦文件的過程中,果然他所有的關係到了節骨眼全沒起作用,還拼命要跟我預支金錢,我們雖有白紙黑字,1.辦女方的單身證明完給500美金。2.省面談完拿到結婚證書給1500美金。3.最後胡志明市台辦處面談通過500美金。光辦女方單身證明就已一個月,只因為誤寫一個台灣中華改為中華台灣,他說的專業在哪裡,後來結婚證書也出狀況,當地的司法機關有蓋名字但無職稱,又從胡志明市退回鄉下補辦,當地司法部說不蓋也沒關係還死不蓋章,後來也搞很久才搞定,後來又送回胡志明市台辦處,又把我的護照三月(MARCH)簡寫mar寫成五月(MAY),還好可於面談前補件,辦文件的都不幫我審核,還說自己辦很久一通電話多有本事,我火了說怎會為這種小事還要多跑,他馬上打電話給”長官”,結果長官電話沒接,還讓我飛機票一延再延,最後得多花6500台幣改飛機日期。因此當初為何媒人堅說此人可靠,我猜想媒人應該和此代辦文件的說好在我給的2500美金有抽成。
      於是我準備回到台灣買首飾和換台幣美金等,就在我回台灣前夕,當天半夜三點要起床至鄉下坐包車去胡志明市坐飛機回台,晚上11點時許,我已躺在床上,媒人突然叫我起床說有話跟我說,早先當晚八時許我因為出門口逛不到100公尺因停電有一摩托車又沒開大燈當場輾死一隻小狗,死前哀號兩聲就沒了呼吸,那隻小狗是因為看到我才出門吠叫我的,要不是我走過去,小狗也不會死,當然馬上有人就拔了毛,大卸八塊煮了一鍋湯,我內心還在忐忑,。媒人也不顧小孩已睡了,突然大聲的跟我說,說我很小氣,我說到底是什麼事說我小氣,她說她騎車也要油錢,吃東西也要錢,當然有兩三次我有幫她出,我是預想我回台灣上飛機前要包約六千塊台幣給她的,還有借住的她親戚也包個4千台幣,因為我身上現金大概就剩這些了,我說我本來明天要包給你的,不然我現在給你紅包,她說她不要,說我不會做人,我說我剛來時不是要包給你們,可是你們不收,她說不收是客氣,我突然楞住了,那我到底要如何做她才滿意,她有不滿都忍著,現在整個爆發出來,我說你就明說,你要我出錢明說就好,我也不會覺得怎樣,畢竟大家只是朋友又不是親戚或熟到不行,有問題直說就好,我說文化不同都會有誤會,大家要能體諒,我姿態已經壓到很低很低,她還把舊帳一起拿出來檢討我,因為當初是我先認識她先生才認識媒人的,我說這一次是多虧她先生我才認識阿如的,她先生一定要來越南參加我婚禮,他推說不要我幫他出機票錢,說即使它們窮也不要收受別人的施捨,我說這不算施捨,這本來就是我的一點心意,但一時心急我說 :不然機票錢從我給你們的媒人紅包裡扣好了,其實我這樣說也只是說說,我該包給你們媒人紅包多少就是多少,不會扣除那機票一萬多元的,本來我打算包十萬給他們的,後來又有後續很多問題,目前我在越南婚禮當天我包了2萬台幣給媒人,後續還要等我八月面談後再包給她,但我目前還在考慮要包多少給她。就因為我說機票錢從媒人紅包裡扣,她就拼命咬我,說我不會做人不會說話,後來我忙道歉說對不起請她不要誤會,她還是唸不停,我有點火了,我說不要再說了,我沒有做人爛到這種地步請她不要繼續為這種事生那麼大的氣,於是我回房睡覺。
回復 joe0922 2018-6-5 14:46
隔天半夜三點我起床頭很暈,我將所剩美金全部放床上,約台幣3500元,身上還有約6千台幣放在身上於離開機場時要給媒人,因為我身上真的沒錢了,半夜三點多媒人她的大兒子騎機車載我到等車處,約500公尺,我下車發現媒人開始像要發狂般的瞪著我,就說我昨晚睡覺罵什麼,我說我做夢夢到很生氣的事,不小心罵了一聲”幹”,她說是不是看她不爽,我說說夢話這是人無法控制的,請大姊不要生氣,我很無奈,當下我發現不對勁,於是我悄悄將手機的錄音功能按了下去,她繼續的罵我,說她整晚沒睡,說她快瘋了,說我不會做人,阿如是她遠房親戚的女兒,她如果知道我這樣一定不會嫁給我,我說我能娶得到她也是要看命,因為我已45歲能娶到她28歲固然是好事,但我已沒有時間拖磨,她和我結完婚如果又要跟我離婚再嫁也還有可能,我是完全幾乎賭了最後的青春的,媒人說我明明賺到了好處還賣乖,接下來她還說我有沒有給她親戚錢,我說我有放在床上,她說你是在侮辱越南人嗎!把錢放在床上也不說一聲,我無言,就是怕它們再次不收我才直接放床上的,這樣她也有話,接下來還問我說那有沒有給他載我來等車的兒子小費,我說我不知道有這種慣例,她又開始罵說我真不會做人連禮貌都不懂,給個小鈔也不會花多少錢,幹!最好當初來越南你都有說這些,這下我要回台灣了你才通通像洪水一般通通往我身上灌還插我針,後來又說我離開她親戚家有沒有跟主人說再見,我說當時我晚上被你一罵,起床頭還昏昏的忙著拖行李忘了,她說說個”淡別”(再見)有那麼難嗎,說她待台灣十幾年了,見那麼多台灣人沒見過我這樣的(當然這都是她要入我於罪的一切說詞),又罵一堆,我拼命道歉說就算是誤解我也通通認了,請大姊不要生氣,最後我把身上的六千多元台幣要拿給她,她更火了,說我罵你你不高興才拿給我,我當場無言以對,拜託她收下,只差沒跪在地上,當時我突然一陣暈眩,感覺喉嚨有東西卡住很想吐,我吐了幾下,但只有口水,因為好像這次比上次北越情況更嚴重,眼前的這一幕我感到很不真實,我不相信這是事實,但我清楚意識到因為媒人知道我喜歡阿如,量我不敢跟她翻臉,這時車子剛好來了,我上了車,開往阿如家,因為越南是重感情的,有親朋要去遠方都要送到機場。
      一路上我已不知道要說甚麼話了,後來來到阿如家,我知道不能再被她抓到一點把柄了,我一下車就拿手電筒直衝她家去幫她照路面,半跑著像當兵般的表現積極的一面,我心中的委屈無法向人訴說,我心中想著將來搞不好這媒人如果再次出招我能招架得住嗎,如果非到那一刻,也許我會被搞到真的無法跟阿如在一起了,其實當時我有一個念頭,我以為這媒人是故意要考驗我的,但我對我自己說,人忍耐是有限度,我不可能假裝我是聖人來迎合你,如果你真的把我惹火了,我不曉得會做出多瘋狂的舉動,我不可能任你這般的擺佈,我心中已慢慢想好對策。我來到阿如家門口,看到她睡眼惺忪的,我忙拿手電筒幫她照路,心中有萬般的委屈卻無法跟她訴說,但這一切都得忍下來。
      阿如一坐上汽車,媒人客氣地打招呼,我當時感覺這媒人真是可怕,在阿如面前表現這般客氣,在我面前又是一個嘴臉,真是華視演員訓練班出身的,上飛機前又來到中途接一位媒人她的朋友也是要回台灣的,一路上她跟她有說有笑,還不時地問我問題說幫我介紹阿如滿不滿意啊,我父母會很高興啊等的話,我只能陪笑假裝半夜三點的事沒發生過。車子在天亮後約9點來到機場足足坐了五個小時,中間休息吃河粉等,我都趕忙上前先付錢,不敢絲毫大意,我像新兵入伍般的戰戰兢兢,我不想再有任何的把柄被抓到,直到上飛機前媒人直說肩膀很硬很難過,我還幫這媒人按摩肩膀,還安慰說不要太緊張,說大姊很幫忙很盡力的幫我找到好太太,媒人輕輕的說了一句說我心胸寬大不要記仇,我說我哪會記仇,我感謝都來不及,當然我心裡想著只要日後大家相安無事,我當然不想把別人的仇通通還回去,只要阿如日後能平平安安地跟我在一起,希望這只是媒人要考驗我而已。
      後來我回台灣,因為時間趕,回台灣回到南部,隔一天就又北上親自去辦簽證,如果給旅行社辦又得一個禮拜超過,順便提了禮物兩袋去台北見阿如姊姊,好好地將我會好好對待阿如的誠意拿出來,也將當晚被媒人的誤解事情跟她說明,無論媒人如何地阻止,就算她挖我的洞,也希望阿如姐姐當天能挺我,當天阿如姊姊看我有白頭髮還幫我染髮,堅持不收我染髮費,等三天後的簽證時準備了黃金首飾等,我還是精挑細選了一番,花了台幣約13萬,於是又踏上越南行連同媒人她老公簽證我也幫他辦,機票更不用說,來回全包,我把當晚媒人對我的事說給她先生聽,他說她的個性就是這樣,很容易鑽牛角尖,會為一點小事放大,也常常在家因為一點小事罵她罵得很難聽,我反過來還要安慰起他來了,我們兩個就拿著現金台幣加美金共30多萬台幣到了越南,也幫父母買了來回機票請他們結婚前到胡志明市我們去接他們。
       結婚前幾天媒人每每看到我在眾人前直誇我變帥了等地話,我早把欠她的一些費用如坐機車的油費吃小吃等地多算了約台幣一萬塊要給她,其實遠遠超過她花費的好幾倍,我包了全是美金的紅包給她,她退了一半給我,說不用那麼多,可見她要的應該不是錢,但我是怕她要的並不只如此。結婚前很忙,婚前我還得去機場接我爸媽來鄉下,當天坐車來回就十幾個鐘頭,當天傍晚回到家還得先去宴客現場敬酒,因為聽說越南結婚前一天就已開始熱鬧到很晚的,音樂重低音大聲到講話都要用嚷的也聽不太到,賓客狂歡喝酒可以整晚,阿如姐姐也特地飛回來參加我們的婚禮,介紹的親友我已認不清誰是誰了,正當沉浸在喧鬧的婚禮前夕,阿如接著電話不斷地打,拉著我的手到後方,告訴我也聽不懂,只見她急得哭了,我不曉得到底又發生甚麼事,只聽得懂她說,”苟潭”就是媒人,只見她電話一次一次打,約莫打十幾分鐘,我跟她示意說不要再打了,後來我手機響了,是媒人的老公,跟我說的理由實在有夠離譜牽強,他說他老婆認定阿如她姊姊有帶一個和我同睡旅店的男生是她的前男友,但就我所知,我只知道那男生是她在北越以前認識的朋友,特地坐飛機來胡志明市參加我們的婚禮,因此要一晚借住我住的旅社,這也沒甚麼,媒人只是聽我說那是阿如姐的朋友就斷定那是她前男友,我想這也未免見縫插針到太離譜,完全沒有縫也要硬掰一個洞來插,如果她對我不滿就算了,現在還要插我老婆的親友的洞,太離譜了,我跟她先生說她要來不來隨她,我婚禮照常舉行,不缺她一個,她先生忙道歉,說他會勸勸她,我想就算阿如她姊跟那男的怎樣也不關媒人的事,那是別人私領域怎樣也跟我們任何人無關,不必用甚麼道德標準來嫁禍別人,況且還是自己往別人身上貼標籤,完全沒有證據,自己編故事嫁禍她人,後來阿如又打了兩三通電話,那”苟潭”媒人才接了電話,說會來參加婚禮了,阿如才鬆了一口氣,感覺她完全是來鬧場的,跟惡魔沒兩樣,我回去跟我爸媽說明此事,我媽說那聘金不要給她了,鬧得太誇張了,也跟阿如她姊說明此事,她也說她很遺憾造成我困擾,我說這又不是她的錯,答應隔天婚禮如果出甚麼事,萬一那媒婆又再次出招,會幫我因應。
      那天晚上我被氣到整個幾乎睡不著覺,禮拜六晚上樓下KTV還重低音的蹦蹦音樂聲吵得我心頭很亂,我於是做做簡單瑜珈,念念藥師佛心咒,晚上三時許才入睡。隔天那媒婆出現了,又笑臉迎人,好像沒發生甚麼事一樣,中間又有一些小事,也是被她的神經質搞得大家有點累,不想提了,她身穿中間有蟒蛇條紋的全套黑色窄裙,果然和她的性格有些像,還好結婚當天所有儀式皆進行的順利,我也不敢大意,只喝不到兩三口一口杯的米酒,婚禮進行完時就將紅包2萬塊台幣包給了媒婆。晚上我和新娘在旅店度過初夜,其實我早和新娘答應沒娶來台灣我是不會和她發生關係的,其實我也是在自我保護,萬一面談前有變卦或什麼的彼此也比較不會有負擔,下個月八月就要面談了,回想起過往這一切,我不知道是我去年運氣太背了還是自己眼睛沒有睜開,老是遇到不對的人,我只希望未來新娘來台灣能適應,過平穩的日子,希望這些種種都趕快忘記不要再和那恐怖的媒人交手了。
回復 joe0922 2018-6-5 14:56
我不曉得這媒人的恐怖,發起瘋來真會亂咬人的,她是被手機燒壞腦袋了嗎,其實中間我還省略很多,她只要不高興就打電話來像罵人的口氣,表面說是關心,我都幾歲人了,我花多少錢她也都會過問,況且錢是我的我就算亂花也是我的事,她還說那是我的錢她不好意思叫我不要花,連我多給司機約30萬越盾當小費不用找的車錢也可以念我一堆,不是說我小氣嗎,後來辦文件的也跟我預支現金也被她知道,在晚上睡覺前也打電話來念我一堆,反正只要一點點她不滿,連我和她先生講話大聲點也不行,因為在越南都像啞巴一樣,它們說它們的母語,你又無法搭腔,遇到可以講台灣話的當然會比較興奮激動,聊個不停,反正他不高興就打電話或當面念,念很久,我拼命說感謝大姊提醒,我下次會注意,真是遇到可怕的惡魔,難怪她兩個兒子目前28歲左右了也還沒娶老婆,不曉得是否是看到惡婆婆不敢交往了。
      目前我天天跟老婆用LINE通電話,越來越肯定會和阿如甜甜蜜蜜,也越來越喜歡她善良的內心及可愛的她,我也持續學習越南語,希望八月面談順利,九月娶回台灣可以幫我照顧家庭就心滿意足了。
回復 joe0922 2018-6-5 15:00
其實這媒人並沒有巧立名目要錢,反而會為一點點錢幫我省還問東問西店家一堆,我的個性是只要不要貴得太誇張,不要說一罐啤酒15變50或100,30我還可以接受,我常在想她到底在想什麼,要錢也有,但他要的並不多,因為她算是很強勢的那種女生,怪不得25歲左右就離婚獨自撫養三個小孩,一個女兒也嫁到韓國,還幫他們兩個兒子開photocopy(影印)店給他們工作賺錢,但他們也不要,後來我回來台灣有看幾個和這大姊相處過的採茶越配,都是很好的人,我才剛開口說去越南經由她介紹認識了女孩子幾乎得到的反應是,大家都說她個性很好強,生起氣來很會罵人,說完我也沒多描述我們只是互相笑笑,說不用講太多,她的個性我已經知道了,對方也笑笑,因為她們同樣是越南籍,我不想講得太難聽,還有一個越配我都還沒訴說經過,她就直接用臺語說:(太ㄟ個性安ㄋㄟ厚)。我們人生也算有經歷一些了,知道會這樣對待我的人不可能我只是唯一,他人必也同樣遭受過此痛苦,因此找越南配偶介紹確實需要運氣,且媒人真的很重要知道你要的是什麼樣的女生,這得靠緣份和媒人的眼光,其實如果日後阿如和我相處如果合得來,這一部分還得感謝有大姊幫我介紹的,畢竟最重要的末過如此,中間的過程也就忘了吧,日後只能包容並知道保持距離,絕不能被此越配從中操弄阿如,才是重要,我已多次跟阿如的
姊姊提起此事,她說阿如應該有智慧判斷對錯,不會被牽著鼻子走的。
回復 joe0922 2018-6-5 15:09
越南婚仲我也打聽過幾家,包括我親戚今年過年前也娶得一越南外配,只是我不喜歡那種像把人當物品一樣賣的氣氛,但來台灣採茶的越配也大多數都是婚仲來的,也有才貌兼具的,但畢竟少數,真正顧家的外貌都不能太要求,因為任何種族都一樣,漂亮的都被寵壞居多,還有一兩個還得賺錢養先生,先生臥病多年,或先生生意失敗,一蹶不振,她們非但沒跑掉也都扛起養家的責任,但這種的只能可遇不可求。也許我所看到的是最後落地生根有情意的外配,中間那些變故的我沒看到,當然聽說有些採茶團很亂,來採茶是來外面採別人的丈夫的也有,那種團都是一些亂搞的,大家聚在一起亂教一些招數。
好吧!那我就描述一下我老婆的個性和親家母的部分好了。
其實我對我老婆和親家母是很有信心的,她們住在o-mon的附近,就是有夜市在肯特省的小村莊,她家前面就是運河,以前父親還在時,她姊說她們當時蓋的房子在那一區算是最好的有水泥鋪磁磚,一般房子還是用草蓋的那種,其實那是水椰子的葉子,還有她父親當時也算是在政府的機關底下作事,平常還會處理村內的糾紛請他出面協調等,看得出是一位有人緣和有擔當的好丈夫。
我老婆國中畢業,就和她的老師學美髮修指甲等等,老師好像跟我同齡,很有氣質笑起來很好聽的那種人,學成後在老師那待好幾年,後來就自己開業,我老婆結婚當天的粧是他老師幫她化的,那一刻我很動容,老師幫徒弟化妝,是這輩子難得遇到的情況,她和老師說著說著邊化妝居然眼淚就留了下來,當時我也馬上眼淚不聽使喚的留了出來,感覺那一刻可以感受師父和徒弟的情感深厚。
就我觀察如果阿如她家是那種很愛錢的那種,應該她姊嫁來台灣15年了,家中各種設備應該很齊全才對,但我所看到的卻只能以簡陋形容,因為一個寡婦撫養三兒女15年了,只以製造米酒和養豬來餵飽全家,也存不了多少錢,我看到我老婆房間時,我差點沒有哭出來,她的閨房真的只有床,一個很老的木桌,門是用一塊布遮著,天花板是幾片已有些發霉的保麗龍,
還不時有一隻很臭的ㄍㄚ  ㄍㄟˊ (台灣以前的中藥材,像一隻大隻一點的蜥蜴),常常在床邊叫阿叫,還會有一骨怪異的臭味,第一次看到床邊和床下出沒這隻怪獸,一看好大隻我還嚇到,好幾次我說要抓它,嫌它吵,她都阻止我,好像她很習慣它的存在,說她不會害怕,還說我抓它會很可憐,還有幾次媒人說她忙得身體在結婚前太瘦了,要殺隻雞來補補身子,她說殺雞很可憐,不要殺雞來補身子,我聽了也很動容,我也有時試探她是否對錢很在意,其實也不用試探,她也沒問過我家有多少財產,多少房子,有一次我用google地圖給他看我家的幾棟房子,她根本沒正眼瞧過,只是喵一下而已,我好幾次要拿錢給他當生活費,她也都推很久才勉強收下,她為了幫我省錢,因為我工作忙我只去越南三趟,前兩趟是和人一起包車,後來他都自己帶我去坐公車,花費好像少於包車的三分之一,我在越南一直問她錢夠不夠用,她都說夠了不要老是一直要給她錢,過年後我去越南要給她媽媽紅包,她也一直推,我只包50萬盾的八張給我丈母娘,後來我回台灣我寄給她一萬五台幣給她當生活費,她一直打電話來說她不能收,露出很無奈的表情說老公工作辛苦她不能收,後來我就跟她解釋說這是我一點心意,因為她為了專心學華語,沒有工作,況且媽媽腳於過年後滑倒了受了點傷,不方便活動,要幫媽媽處理日常的做米酒和餵豬的工作,所以才請她收下,我住在越南時,有時會有親朋好友載我出門,她都一定會塞約10萬越盾一兩張給我,我說我有錢,但她堅持要我收下,當出門請人吃東西用。
我不曉是不是我運氣特別好,怎會找到這麼乖又懂事又可愛的老婆,我有時看她的臉真的看到會相信這是緣份的那種篤定的感覺,還有一次因為我們協議沒來台灣前不會發生關係,有一次抱得太過火了她就坐在我上方,她第一次用下半身磨了我兩下,當下她就留下了眼淚,我趕忙要幫她擦眼淚,她還推開我的手覺得很愛羞。我當然不敢篤定她來台灣個性真的不會變,但我想變得幅度有限,以我在越南前後待了快一個月時間來看,他們的親戚都很樸實很團結感情也很好,人家雖然過得窮,但也能溫飽, 過得算是很自在的感覺,以前她年輕時有和她姐姐在胡志明幫忙賣汽車零件,但過不慣都市生活,才回鄉下,她姊是當時遇到她現在的丈夫才嫁到台灣的。
反正日後來台我一定好好照顧她的,因為台灣有太多失敗的例子,我怕的不是硬體的部份,是越南人她們家族那種凝聚力那種感情我無法營造。這次面談完看結果,我也是要親自從丈母娘手中交給我一路上陪著她上飛機來到台灣,當下我怕我和她離開母親還有那兩個姪兒姪女那一刻,可能要準備大包的面紙才夠擦。
回復 joe0922 2018-6-5 18:59
其實早在還沒辦結婚前,我就是莫名其妙被那媒人“洗臉”所以才特地在結婚前上台北說明此事,可能是老婆的姐姐是脾氣很好的那種,直到結婚前一天,她也無端遭到牽連,相信她也很難給建議,因為媒人算算她們也是同鄉,還是遠房的一點點親戚,彼此無血緣是親家關係,我跟媒人間發生的事我回台灣後已用LINE跟她提過多次,我的要求只有只要我們婚後,那媒人不要介入我們生活更不要搖控我老婆,因此好像差不多就如此,好像也沒有更好的方法了,我想。
有人提到婚後的金援問題,如果真的需要,當然固定給岳母的是不會少的,只要能力尚可部份,我會斟酌情況,因為岳母最近跌倒,腳痛還在復原,老婆她姐姐有意要請她來台灣治療,岳母還是回絕。
確實婚後才是考驗,不同國情、文化、價值觀都要磨合,這也是我在這等待的日子一直思考的問題,只能一步一步來,共同克服經營了。
因為現在娶完妻子,生活有了重心工作很忙也很快樂,沒空回板上和大家溫習功課,又幾個月前上此板居然不見了,甚是失望,今天沒事亂點,等好久版面才又出現,好像回娘家的感覺,上次打的資料電腦當了全沒了,要重打第四集的面談經過也是夠波折的,為什麼老是我遇到這些有的沒的,還好一切回歸原點,老婆要乖娘家好,預知如何,過年前把後續故事補上,請大家繼續支持鼓勵喔,大家彼此學習早到下半生幸福喔,也助大家聖誕快樂喔!
不會讓你們久等啦,因為我已想好大綱,最近年底工作比較少了,過年休假也可打打字應該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會晚回是因為不知何時前進越南網頁不見了還是當了,以為此板已消失,才拖很久,請大家見諒。
回復 totoro 2018-9-16 16:53
哇!!!大大,你真是讓我佩服!!!我覺得你勇氣可嘉,且忍耐度夠!!!
您的經驗談!!!給予本人瞭解很多收穫少!!!
很感謝您有寫下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加入會員

發布主題 搜索

小黑屋|Archiver|本站規範|關於我們|前進越南

GMT+8, 2021-5-14 02:30 , Processed in 0.96968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